央廣網北京7月8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央廣夜新聞》報道,南方日報記者瞭解到,深圳每一家公立醫院都有一本這樣的賬單——醫療欠費單。根據深圳市公立醫院管理中心的統計,全市11家市屬公立醫院目前累積的醫療欠費共有8157萬元,欠費人數有8000多人。欠費的不全是病人,還包括社保和保險公司。
  而深圳全市市屬公立醫院一年的業務收入大約80多億元。欠款大約是收入的百分之一。
  報道當中提出這樣的問題,“見死不救”“沒錢不治”顯然違背了醫生的天職和公立醫院的公益性。但是,在醫院及醫護人員全心全力救治病人後,若還要承擔欠費的責任,這又是何等的尷尬,這樣巨額的醫療欠款又該由誰來買單呢?
  在四川成都,當地的《華西都市報》前不久有報道;成都的10家三級醫院2013年被欠費的總額超過2000萬元。今年5月,華西都市報曾對成都10家三級醫院進行了調查,調查的對象包括了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四川省人民醫院、成都市第六人民醫院、416醫院、363醫院等十家醫療機構。最後,據醫院官方統計的數據中,省醫院2013年度的欠費總額達到了560萬、華西醫院最高總額超過600萬,10家醫院中被欠費用最少的416醫院被欠的總額也超過80萬,10家醫院2013年總被欠醫療費用超過2000萬。
  在拖欠醫院費用的人群中包括低保患者、三無人群以及糾紛人群。
  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醫務部部長游明元:不管確沒確定他是三無人員,如果需要的話,都是先治療先搶救,後續的費用是這樣的,國家雖然有一些政策但具體的操作方法和資金的處置有困難,目前基本上都是醫院先自行墊付的,一般來一年是十多萬到幾十萬不等,主要是針對三無人員,這對醫院來說肯定帶來比較大的經濟負擔
  而當記者問及糾紛人群的拖欠情況時,不少醫院卻不願提及:
  工作人員:他欠你費用都好像是覺得是理所應當的,本來就是國家的醫院。
  工作人員:醫院在這一塊向來是吃啞巴虧,其實明明欠費了,醫院確實有這個缺口,但不好說,因為說了以後怕有更多的人欠費。
  醫院不願意多說,寧願吃啞巴虧。這樣的狀況不止在成都,多個地方的記者在採訪中,都有體會。在安徽,記者在聯繫採訪中遇到多家醫院委婉拒絕採訪的尷尬。其實對於患者“逃費”,每家醫院幾乎都是敢怒不敢言,這樣的事情不是偶發,幾乎每家大醫院都遭遇過,醫院願意吃“悶虧”,是怕更多的患者去效仿,到時候醫院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蚌埠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醫務科王處長:欠費的問題,大致主要分為這麼幾類,第一類,受醫療技術的限制,他的期望值和他的疾病的愈後,可能達不到他的滿意,造成他不願意付醫療費,這是欠費比較大的一類。另外一類,由於意外、交通事故,還有打架等方方面面的雙方糾紛,到醫院看病後,由於付費的問題雙方談不好。還有是無主的,在街上突發疾病的,被120或是好心人給送到醫院來的。
  王處長說,隨著國家各項醫療保險制度和社會保障制度的不斷完善,目前欠費情況少了很多。
  王處長:這兩年以我們家醫院的經驗,感覺是在逐步減少的,因為經濟條件差而惡意欠費的情況,相對來講少一點了。
  儘管目前欠費情況少了,但是一年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欠費情況,讓醫院也是很無奈。
  王處長:雖然我們是公立性質的醫院,如果搶救過病人後,花了人力、物力、財力,得不到相應的補償的話,這給醫院運作起來會造成很大的負擔的。
  採訪中,記者瞭解到,目前醫院在追繳欠費時,似乎顧慮較多,手段也顯得單一和無力。
  王處長:催繳難度,因為醫院是個事業單位,又是公立醫院,我們沒有執法權,一般的情況下我們不願意作為醫院到法院去告患者,打官司來要這些醫葯費用,一般來說我們都提供熟人,通過科室,通過朋友去反覆做工作,把醫葯費還給我們。在追討方面,我們醫院是絕對處於弱勢,沒用太好的辦法。
  同樣在安徽,另一座城市淮南,醫院也反映討債難。
  淮南朝陽醫院急診科主任鄒貴全:費用拖欠的,有一部分住院的確實是貧窮,困難群體。還有一部分是交通事故、三無人員、醉酒、打架鬧事。
  鄒貴全說,有一部分是可以聯繫到其家人,治療後可以將費用補繳的,而還有相當一部分則是惡意拖欠,有“得空開溜”的。
  鄒貴全:晚上經常有醉酒的,路人報警,家裡人聯繫不上。我們要給他用藥、治療,等到他稍微醒一點,他自己就走了,他給你留下的信息是虛假的,這部分錢就沒了。
  也有恐嚇醫護人員的。
  鄒貴全:打架鬥毆的,甚至身上彆著刀,你給他包扎好了,他沒錢,你找他要他跟你翻臉,怎麼辦呢。
  甚至還有無理由拒不繳費的。
  鄒貴全:上個月底,一起交通事故,到我們急診科,我們給他縫合,保衛科看都沒看住,然後家人也來了,就講沒錢,實際有錢他就不給。
  據介紹,急診科惡意欠費的病人比例占欠費病人的70%左右。
  鄒貴全:在“跑賬”的裡面,應該占70%左右,惡意欠費是醫院最頭疼的一件事。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幾乎淮南各大醫院每年都會收治欠費患者,由此產生的醫療欠款也是很可觀,少則幾萬元,多則幾十萬。
  淮南朝陽醫院財務科科長胡放:我們醫院每年病人逃費有幾萬塊錢,基本上每年都有這麼多損失,無緣無故的損失這幾萬塊錢,也不是我們所願意看到了。
  這部分欠費討要起來難度非常大,加之,民事訴訟實際操作起來將面臨很大困難,政府也沒有相應的補償機制,醫院只能自己兜底、自行消化。
  鄒貴全:他都是動態的,確實是找不到頭緒。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醫院只能把這個賬作為損失核掉了。
  近兩年,醫院又有一種新的收費模式,在一些地方試點,叫“先治病,後付費”。安慶市從今年5月起,宜秀區開始在全區鄉鎮衛生院和基層醫療服務中心,對需要住院的患者採取“先看病後付費”醫療服務模式。這是安徽省第一個以縣區為統籌的集中試點。
  施行“先看病後付費”醫療服務模式雖好,但有人最大的擔心就是病人出院後無力承擔相關費用,或是惡意欠費。宜秀區衛生局局長張賢惜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新農合”工作,他覺得,在基層開施行“先看病後付費”醫療服務模式,其實有很大的可行性,而這也正源於基層的特點,那就是看病整體費用較低、人數較少,報銷比例接近90%。
  張賢惜:我們總共就六個衛生院,我們次均費用攤到1380元一個人,報百分之九十,還只有百分之十,就是138塊錢。一年也就接近2000個住院病人。如果按百分之十的人逃費的話就是兩百個人逃費,138乘以200,也就兩萬多塊錢,我們預計最壞的打算,這個錢還在我們可控範圍內。
  而且在鄉鎮基層,能享受“先看病後付費”服務模式的,也只有本地居民,不存在異地結算的麻煩,鄉裡鄉親的熟人社會更增加了一道相互督促的機制。
  從試點以來,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還沒有發生髮生患者拖欠醫葯費的現象。對此張賢惜感到很欣喜,同時也感到了更重的責任。他認為,最大的挑戰還是來自於基層醫療機構的自身,那就是如何更好的為患者治病,給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務。
  65歲的李清香是河南新安縣南李村鎮韋莊村村民,日前由於舊疾發作,被家人緊急送到新安縣人民醫院,當老人還在為幾千元的住院押金犯愁的時候,醫院住院部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們,現在醫院推行“先看病、後結算”政策,看病不用先交錢,費用最後再結算。
  據瞭解,新安縣人民醫院“先看病,後付費”診療服務模式就是以醫保和新農合為依托,為患者開通就醫綠色通道,確保患者在第一時間得到有效治療的新的診療服務模式。按照規定:所有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者、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者、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的農民,以及沒有姓名、沒有住址、沒有陪護家屬的“三無”病人,還有與用工單位已簽訂合作協議的工傷病人等五類患者,在辦理住院手續和住院治療期間不用再交納住院押金,只需要在入院後與醫院簽訂《住院治療費用結算協議書》,並將患者的醫保證或者新農合醫療證以及本人和直系親屬的的身份證原件暫時交由醫院住院處保管,出院結算時將醫保或新農合報銷後個人所承擔的費用一次性結清即可。
  為了最大限度的服務患者,新安縣人民醫院還設置了非常寬鬆的還款政策,如果患者經濟寬裕,出院時結清費用;如果手頭緊張,可以簽署協議選擇“分期付款”。新安縣人民醫院院長陳木青告訴記者:今年上半年,該院先看病後付費模式患者簽約率達88%。
  陳木青:通過這次運行真正的改善了醫患關係,緩解了醫患矛盾,增加了患者滿意度,醫院的業務收入也增長了。
  洛陽也是河南省首批在公立醫療機構推行先看病後付費試點工作的地市之一,這項工作最早啟動於2012年3月,洛陽市政府還專門出台了相關文件,加快全市醫療機構都開展“先看病、後付費”診療服務模式,經過了兩年多的運作,這項政策在洛陽各類醫院落地生根,造福一方百姓。
  洛陽市衛生局衛生局醫政與科教科科長蔡華章:截至目前,全市共有218家醫療機構推行這種模式,對於符合辦理這種模式的120.1萬名患者,根據自願的原則,有73.18萬名患者選擇這種模式,簽約率達到60.23%。從城區的情況看,城區簽約比例達到51.3%,縣區的比例要高點,達到73.16%,整個這個模式實施確實方便了患者就醫,受到群眾好評。
  去年3月,福建泉州泉港區力排眾議,率先推出“先看病、後付費”的診療服務模式,從開始的9家公立醫院試點,到現在實現了全區包括民營醫院在內區內14家醫院全覆蓋。“先看後付”的診療模式得到了群眾和醫院的歡迎。
  在泉港醫院大廳內的大屏幕上,時刻滾動著“先看病、後付費”的診療模式宣傳字幕。泉港區的居民鄭亞英因突發急性化膿闌尾炎,被送到泉港醫院,在這裡,她不用交納押金,術前檢查也不用排隊繳費,只要家人和醫院簽訂一份協議,就能直接準備手術,一切費用出院後再結算。鄭亞英連連稱好。
  去年3月份,泉港區率先在區內基層公立醫院同步推行“先看病、後付費”政策。符合條件的患者住院不用預繳押金,只要簽訂相關協議書,就可直接辦理入院,出院後再繳交醫療費用。
  改革之初,不少醫院擔心新模式會造成醫療費收不回來、墊資超荷等情況,為了消除醫院的疑慮,泉港區財政給予醫院資金政策方面的扶持,給所有醫院吃了一顆“定心丸”。
  陳宗忠告訴記者,截至今年6月底,泉港共有兩萬六千多名患者享受到“先看病、後付費”服務,僅有3例患者拖欠費用,欠費率與改革之前相比沒有顯著差別,風險在醫院可控範圍內,改革很順利。這得力於新政策給患者提供了更為寬鬆和多樣的付費方式,和更為人性化的催繳機制。
  這項改革除了給患者帶來方便外,還倒逼醫務人員轉變服務觀念,提高服務水平。以往公立醫院的服務一向為人詬病,如今服務在前,收費在後,患者可以評價醫院服務水平,而且催繳費用由護士負責,醫務人員不敢有絲毫懈怠,醫患糾紛大大減少。
  據瞭解,實施“先看病、後付費”模式後,泉港區內醫院實現了“雙升”,業務量同比增長了8%,病人滿意率也提高了8個百分點。今年初泉港區內的4家民營醫院也主動要求加入這一診療模式,泉港區已經實現了區內14家醫院“先看後付”診療模式的全覆蓋。
  同樣的情況,青島2012年6月1日開始在區市二級及以下醫療機構全面實施“先住院後付費”診療政策,參加城鎮職工醫保、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的農村居民生病住院在這些醫療機構住院的,都不用交押金就可以先住院治療,出院時結清個人承擔的醫療費就可以,兩年來,全市已有4.7億人受益,醫院先行為患者墊付醫療費達15.2億元,沒有出現惡意逃費現象。
  唯一的例外是在金華廣福醫院醫務部主任湯世偉告訴記者,近兩年來,醫院醫療欠費有明顯上漲的趨勢,尤其是實施“先診療,後付費”以後,拖欠診療費的患者越來越多。
  寧夏銀川,“先住院後付費”適用於參加城鎮職工和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的住院患者,以及經當地民政部門和救助管理部門審核確認的流浪乞討患者。銀川市先行先試已有2萬多患者受惠,未發生一例“逃費”現象,病人也十分滿意。
  鑒於銀川市一舉多得的試點效果,寧夏4月起在全區22個縣市區公立縣級綜合醫院、中醫院、婦幼保健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鄉鎮衛生院全面推行“先住院後付費”,條件成熟後在全區各級醫療衛生機構全面推行。對在寧夏境內發生急重危傷病、需要急救但身份不明確或無力繳費的患者,醫療衛生機構對其救治所發生的欠費,按照有關規定,經相關部門審核後,由疾病應急救助基金補助。
  中國醫院協會的副秘書長莊一強:有一些地區採取先治後付也是有選擇的,比如必須選擇有醫保的病人、必須是本地居民,對於三無人員不給先看後付。
  先看病後付費的狀況他在基層的狀況比較容易落實,接受度比較高,因為基層醫院相對封閉的環境,流動性不太大,社區醫院,大家都是鄰居了,也容易找。
  所以,先治療後付費的做法在全國各種級別的醫院整體推廣的趨勢還不大,欠款逃逸有兩種,一種是確實沒有錢,第二是屬於惡意逃逸。確實沒有錢逃逸的這部分病人,政府應該設置一些醫療救治,比如從民政部慈善基金內劃撥一部分資金,從政府的角度應該為窮人付起政府該付的責任。還有就是成立社會慈善基金。  (原標題:公立醫院醫療欠費嚴重 基層"先看病後付費"效果良好)
創作者介紹

傳媒

jg32jgr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